综合新闻

一针1469万!这目前世界上最贵的药,它如此贵,却贵得无奈…

几天前,美国FDA批准了一款新药上市,逐渐吸引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关注:

新药物Zolgensma正式被批准上市,这种药物能够一次性治愈脊髓性肌肉萎缩症,但价格也十分高昂,一次治疗需要花费212.5万美元(约1469万人民币)。

这样高昂的费用,无疑将Zolgensma变成了目前世界上最贵的药物。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

或许是因为《我不是药神》去年的热映,国内网友们对Zolgensma的讨论也集中在天价药的研发和销售困境上。

一部分人认为,这样高昂的价格没有几个病人家庭承担得起,付不起的患者家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生病,富人却能花钱买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药企定价不合理。药企应该通过降低药价、让更多患者能够买得起、提高销售量的方式来盈利。

但另一部分人认为,高昂的药价背后是耗资巨大的研发成本,如果药品上市后,药企无法在专利期内赚回研发、制药的成本并盈利的话,今后企业资助科学家研发新药的动力就会降低,从长远发展来看对所有人都是不利的。

所以,Zolgensma的定价真的有必要这么贵吗?

定价这么贵,到底有几个人能买得起?

专利保护期限结束前,有没有任何方法能降低这种药的价格?

要回答这些问题,或许可以仔细看看这212万美元的天价药,从研发到今天定价都经历了什么…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Zolgensma是针对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研发的药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是一种遗传性疾病,会导致婴儿在出生后肌肉功能逐渐退化,发展严重后会导致婴儿死亡或终身残疾,需要终身依赖呼吸机支持来维持生命。

这种疾病是由基因缺陷引起的。患上这种疾病的个体,由于这种基因缺陷,无法产生一种运动神经元存活所必须的蛋白SMN。而Zolgensma这种药物的治疗方法,是用一种经过科学家们重新设计、改良过的病毒,弥补这个基因缺陷,从而使个体能够重新产生SMN蛋白。

进入临床试验后,Zolgensma的疗效对很多家庭来说,简直像是奇迹。

比如今年三岁半的小女孩Evelyn,就是参加临床实验的孩子之一。

刚刚出生后没多久,她就被诊断出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如果不接受治疗,可能只能活到15个月大。

看着疾病渐渐地让Evelyn失去活力,从不能爬、不能翻身,到不能自主吞咽和呼吸,Evelyn的父母非常痛苦。

所幸这个时候他们接触到了处于试验阶段的基因疗法Zolgensma,在充分了解了治疗的原理后,他们同意让女儿试一试。

在接受了新药物的治疗后,不到两个月,小Evelyn身上就出现了让人惊喜的变化:她开始像正常孩子一样长身体,能自己翻身,打滚,变得更有活力。

医生相信,药物已经对她起效了。

之后的三年里,父母带着Evelyn定时回医院检查,她的身体状况非常稳定,成长也很正常。

不再需要任何药物或者医疗器械辅助。

她就像所有健康的3岁多的小女孩那样,每天开开心心、蹦蹦跳跳,让父母都差点忘了她是患上过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孩子。

和Evelyn一样在医院在临床实验阶段,通过Zolgensma治愈了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孩子还有很多。

在诺华公开的报告中,第一期有总共15名,在出生后没多久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婴儿,参与了临床实验。参加时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小于6个月,其中四名已经开始需要呼吸机的辅助才能生存了。

在使用Zolgensma治疗后,这些原本无法健康成长的婴儿,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开始长大。

11名婴儿在注射药物后三个月内,肌肉萎缩的症状开始得到明显改善。

15名婴儿都成功地避免和改善了原本可能产生的呼吸问题,不再需要永久性地依赖呼吸机的帮助。

截止到2019年3月8日最近一次随访,接受治疗的这15名儿童都健康地活着。

(图为通过Zolgensma治愈了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小男孩Madison)

所以,Zolgensma的成功研发意味着,患病的婴儿极有可能仅仅通过一次性的治疗,就能获得永久性的康复。

FDA的局长也在公告中提到了这种药物的有效性,认为这是用基因疗法治疗罕见病的又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

在有效性得到保障后,可以再来看看这种药物的需求量。

脊椎性肌肉萎缩症,虽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听起来很罕见,但按照美国相关机构的统计,大概每一万名新生儿中,就有一个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患者。如果不及时治疗,有超过90%的患者会在一岁以前死亡或者留下终身残疾。

从药企的角度而言,这种药物的销售市场,虽然毫无疑问地会比针对一些常见疾病的药品销售市场小,但还是比一些举世罕见的疾病的医疗市场大得多的。

这也意味着,这种药物的需求量相对于一些极端罕见的疾病要高得多,药企的销售市场是有保障的。有医生估计,Zolgensma的初期年销售额有望超过26亿美元

或许,也正因它的有效性和良好的销售前景,诺华集团才会在去年花费87亿美金收购了研发出Zolgensma的生物科技公司AveXis,以此来获得Zolgensma的生产和销售权。

第三,值得注意的是,诺华公司目前对Zolgensma的定价,相比于之前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药物价格,并没有高出太多

是的,如果将212万美元单纯看作“一剂药“的价格,毫无疑问是高得离谱的。

但如果将它看做“一种治愈手段”,和之前已有的一些治疗方法相比,算不上最贵,甚至还要便宜很多。

这里说的“之前的治疗方法”,主要是指另一种药物Spinraza。

Spinraza是一种在2016年被批准上市,目前已经有超过7500名患者使用的脊椎性肌肉萎缩症的药物。

和Zolgensma的“一次见效”不同,Spinraza需要定期注射,治疗期常常在5年以上。而第一年的药费是75万美元,之后每年的药费为37.5万美元,5年下来用药费用至少是225万美元。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Zolgensma似乎要更划算。尤其是考虑到诺华目前推出的支付方案,允许患者家庭在5年内支付完212万美元的药费,这也就是说平均到每年,大概需要支付42.5万美元,比起Spinraza总体更便宜。

在诺华官网宣布新药上市的页面,也有明确写道,目前对于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治疗方法,常常是将其当做慢性疾病,患者往往从出生后一直到10岁,都需要接受治疗,治疗费用超过400万美元。所以与长期治疗手段相比,Zolgensma预计更能节省医疗保健系统的支出。

另外,竞争对手Spinraza的发展情况,也能给Zolgensma这种药物的销售情况提供参考。

在2016年被批准上市后,Spinraza通过和医保系统的合作,已经将药物卖给了7500名患者。2018年的销售总额达到了17亿美元。

从药企的角度,Spinraza的上市和销售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从患者的角度,比起完全没有治疗办法,有治疗办法但却很昂贵、需要通过医疗保险甚至借款的方式来获得,似乎是一个更好的结果。

所以,对于总价格更低、治疗办法更加高效的Zolgensma,大众或许还有关于它价格的种种争议,金融市场却十分看好它。

就在诺华公布了Zolgensma上市后,当天下午诺华的估价就上涨了近4%,显示了市场对Zolgensma这种药物的信心。(与此相对,销售Spinraza的公司Biogen股价下跌了1%)

不过,普通大众无法独自支付天价药的事实,药企也是明白的。

对于普通的患病家庭而言,就算Zolgensma很有效,但如果没钱、用不起,Zolgensma的存在对个体依然没有意义,甚至还会让人更加遗憾。

所以,诺华公司也表示,目前他们正在与超过15家保险公司,就患者购买Zolgensma的方式进行讨论,争取让药企的利益与患者的利益、医疗保险系统的利益,尽可能地保持统一。目前暂定的“5年分期付款”的办法,也是一种降低个人和保险公司负担的办法。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开发出Zolgensma的生物科技公司AveXis,是一家一直致力于研发罕见遗传病治疗办法的公司。在被诺华收购后,AveXis有了更充足的资金,拥有4个研发基地和1000多名高新技术员工,预计在2019年和2020年,还有两个新的项目能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所以,今后他们可能会研发出更多能够治疗罕见遗传病的“奇药”,但价格方面可能依然会非常贵…

在细细看了一番关于Zolgensma的定价过程和对比后,大家不难发现,从药企的角度而言,Zolgensma的天价几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如果没有这样的价格和销售预期,药企不会去收购这些研发药物的医疗科技公司;

如果没有药企的资金支持,医疗科技公司不会有能力招募最好的科学家团队,针对一些罕见疾病进行研发;

如果没有优秀的科学家参与研发,这些看起来“和大多数人无关”的罕见病患者,或许面对的就不是“有药治,但差钱买”的问题,而是根本无药可救的绝境。

所以,对于所有患有罕见病的患者来说,无论是否有能力支付这样的天价药,有效的新药物的出现,都不应该是一件坏事。

面对这样无奈的现实,大众也只能保持耐心和期待。

期望着随着科研团队继续研究,能够给更多患上曾经无药可治、难治的疾病患者带来治愈的希望;

期望着医疗保险系统和制药公司的合作、医保系统的完善,能够让更多患者有机会抓住这份希望;

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药价能够降低,今后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资金上,普通人战胜罕见病,都不再是一个无法完成的挑战…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