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骄哥专栏 综合新闻

澳骄哥: 中国启航,走过泰国,名起澳洲的新媒体专家

“是四川人,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去泰国做汉语教学志愿者。他特意从四川赶到北京来接受我的采访,做了三年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的他让自己那么快地融入了泰国人群中,除了听说,他还能用泰语写文章并发表在校报上,光是泰国干妈就三位,‘不瞒您讲,有时候我在梦里都是讲泰语。’他正纠结于自己的未来:通过了雅思考试,申请了赴澳留学,却为高昂的学费和未知的就业犯愁,父亲早逝,母亲摆小摊为生,他实在不忍心为谁添加一点负担,虽然在泰国从教时省吃俭用积攒了一点碎银。而此时的蔡毅(2011年),已经坐在澳大利亚的高校里学习了,“这里的消费太贵了,在外面吃一餐饭平均要60元人民币!”我告诉他,一定要完成学业,如果打工有困难实在学费紧张,可告知我,‘不会让你辍学’。至今未收到他求助的信息,可想他的坚韧与自强。”

——中国作协 李冰

以上节选自中国作家协会李冰女士著作《万水千山走遍——中国志愿者在路上》中的序言。

承蒙李冰女士的关心,现在回看,充满感激。借着云南师范大学同窗好友龙美光先生的邀请,我也当是写一个续集,就我在澳大利亚这个远在南半球的陌生国度的重要点滴写上几笔回忆。

当然,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对在泰国走过的日子进行简单的旧事重提。

三年泰国志愿者生活  沐浴在爱与和谐中

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问我为何毕业选择了去泰国。其实初衷并不高尚非常简单:毕业就有一份工作,还可以体验异域风情,何乐不为?当然,三年之后的我,收获远远超出了我那单纯的预期。

初到泰国

2007年,我和志愿者队伍抵达曼谷第一天抵达曼谷是,感觉一切都那么新鲜,从泰国的空气,到泰国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热。空气很热,似火炉;人很热情,像亲人。

初到异国他乡,困难也总会有的,比如语言、文化,比如完全没有经过实习的工作。并且,我第一年被派往任教的地方,整个小镇就我一个中国教师。遇到这些困难和障碍后,我积极地向组织(中国驻泰国使馆教育组)和先我之前来做志愿者的师兄师姐们求助,问Ta们的经验。同时,我非常用功地学习泰语,在家看书学、上网学,在外面和菜市场的大叔大妈学,在学校向我的泰国学生们请教。上课的时候,我用英文教学生们中文,下课后,学生们便教我泰语。三个月后,我的泰语已经可以完成基本的生活和工作交流。

与可爱的泰国学生

我在泰国教的主要是中学生,包括初中和高中。我非常爱他们。泰国学生非常尊重老师,甚至会向老师下跪,课余时光,他们很喜欢来亲近老师,和我一起聊天,像朋友一般,还喜欢向我提各种各样有关中国的问题。当然,课堂上的泰国学生也是很调皮的,在没有一套“对付”这些熊孩子的妙方时,可有的受。于是我想各种办法和他们交流,了解他们的心理,学会用轻松愉快的方式教学,常常安排一些教学游戏,教唱中文歌,教他们中国文化故事、中国结、剪纸、功夫等。他们尤其喜欢和我学中国功夫,这也算是我能控住他们的一个绝技。并曾多次带着学生,在校园舞台,乃至大使馆表演我们一起编排的功夫节目。

殊荣

因为一直的积极努力,我在泰国的教学成果和贡献得到了在校师生和使馆教育组的认可。2009年,我被评为国际优秀汉语志愿者教师,并作为优秀代表之一,赴芭提雅迎接了正参加“东盟10+3会议”的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其他优秀志愿者代表一起,受到了温总理的接见。

跨国亲情 三位泰国干妈

跨国亲情,永难忘怀。正如作家李冰女士所以,我在泰国“光是干妈就有三位”。是的,作为佛教国家的泰国人,非常友好热情,对我们的帮助常常不求任何回报。三位干妈便是这样待我的。第一位干妈叫Boonserm,我到第一个任教的学校时,部门主管老师“指定”的,她告诉我,“以后Boonserm老师会照顾帮助你的生活和工作,你就叫她妈妈吧。”于是,Boonserm妈妈带我熟悉住处,附近超市、医院,我有任何问题问她,她都会无比耐心地为我解答。我常常下班回家后看到门上挂着食物、点心,一开始以为有人放错了,后来知道,是妈妈给的。其后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我换了两个学校任教,于是,有了两位新的“干妈”。不同的故事,但都一样像亲妈妈一样待我好。还记得在我完成3年志愿者工作准备回国时,最后一位妈妈和学校老师们一起为我置办了3次欢送Party,还有我的学生们,竟然一起“众筹集资”买了一条金项链作为回国礼物送给我。如今我已经来到澳大利亚,但从未和他们“失联”。

澳大利亚  从未想象过的起伏

澳骄哥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

2011年初,当我离开泰国,到达澳大利亚悉尼,开始全新的求学和事业历程后,才发现原来在泰国的经历并不算出国,因为太顺利了。而在澳洲的经历,才让我彻彻底底地体验了跨文化的种种曲折。

悉尼大学攻读硕士  完全不同于国内的大学生活

我考入了梦寐以求的名校——悉尼大学,攻读应用语言学专业。我发现在澳洲念大学和国内大学完全不一样,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学术压力,不间断的小组作业、论文、考试、研究,完全没有国内大学校园那份惬意,丰富的社团活动,和美好单纯的大学恋爱…… 这里念大学的压力好比国内的高中。而这边的高中生活则相对轻松,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各种实践课程,学习压力也相对轻松。

压力山大  同时打四份工

然而,我的压力不止于学习,因为我把自己泰国工作几乎所有积蓄投资到了来澳洲的留学,并且只够第一学期的学费。于是我需要在学习的同时不断地通过打工来解决昂贵的后续学费、房租和生活费。餐厅服务生、清洁工、7-Eleven收银、翻译这些工我都打过。当然,好在澳大利亚这个西方国家,社会收入分配非常公平,你会明显感觉到什么叫“行行平等”、“按劳分配”,没有人会以职业来评判你。而且蓝领的收入、时薪往往明显高于“白领”,越脏越累,工资越高。“巅峰”的时候我曾同时打着四份兼职工作,并且还要写论文、准备考试,那时平均每天睡5小时。上天也算是待我不薄,最终我以平均为“良”的成绩完成学业,同时解决了各种费用的困难。

名校硕士毕业生差点成为厨师

虽说在澳洲行业没有贵贱之分,但在我当时面临这一选择时,心理还是相当憋屈的。“好歹悉尼大学毕业,做过国际教师,做过电视广告策划,难道真要在澳洲与厨房为伴?”故事是这样的:在我完成学业后,我的学生签证也面临到期,由于我的专业并非移民专业,想要留在澳洲的人特别多,各行业专业人才满为患。以至于任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或优秀,也很难留下来做自己喜欢的专业工作。我踏遍悉尼,投了几百份简历,没能找到一间学校,或是专业公司能够不考虑签证问题而录用我。而这时我一直兼职打工的韩国餐厅老板给我这样一个Offer:如果我能在餐厅至少工作2-4年,那么他可以为我办理工作签证。

当时我觉得自己迷茫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追求什么。我可以选择放弃,回国从事高校教育,或者去美国继续做国际汉语教师,但或许是心有不甘,觉得努力了总要有个结果。

进入澳洲媒体行业,成为“澳骄哥”

在日益觉得无助的时候,我最后找到一家综合性的华人公司求职。当时公司业务以投资移民、留学、商务为主。我在面试时发现该公司有一本杂志,于是我强调了我在云南师范大学时所念的专业是新闻传播学,且有在不少报刊发表过作品。没想到这位总裁最终录用了我。

由于在澳洲,中文作为外语,华文媒体市场很小。整个澳洲华人不过100多万,许多话语杂志报纸都是免费赠送。因此要在这里把中文媒体做得出彩并非易事。尽管我付出非常多的努力和心血,收效并不明显。好在集团总裁袁祖文先生一直信任和支持,在尝试杂志公众化、门户网站以及微博媒体均效果平平地收场后,我们在2013年初找到了微信媒体这个机会,并开通了公司的第一个公众微信ABC传媒(ID:abcmedia)。最初做微信媒体发展也是很慢的,记得从第一个粉丝到一万个粉丝,花了3个月。在坚持并找到独特的经验和技巧后,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如今ABC传媒已经有了40万+订阅用户,成为澳大利亚乃至南半球粉丝最多的公众微信平台,绝大部分的澳洲华人朋友都知道ABC传媒这个华媒品牌。不少大型企业包括南航澳洲、Westfield(总部在澳洲的国际连锁购物中心)、亚太集团等都成为了我们的广告客户。

而作为主编,我的英文名Andy和笔名澳骄哥也被越来越多的粉丝所知晓,并被许多业界称为澳洲微信专家。

结语

目前为止,发现自己绕了一大圈还是做回了自己在云南师范大学所学习的媒体专业。是的,衷心感激母校云师大的培养,让我能有这一技之长,到了远在南半球的澳洲,还能以此来开拓和发展自己的事业。祝愿母校日益繁荣,云师大的学弟学妹们一届比一届更加优秀。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