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突发!移民局再次全澳突击,随机查签证,严打非法妓院,多名华人遭遣返!

又一轮大规模针对黑民和非法劳工的打击开始了,这一次由联邦警察携手边境保护部队,针对澳洲境内4个州展开最严格的检查。

这一次检查,维州和新州都在重点排查的名单中,有执行这项计划的内部人士透露,将严格打击农场黑工和非法妓院。

无论是新州

还是南澳

还是昆士兰

还是西澳

澳洲相关部门表示,审查刚刚开始,已经有十几人被捕,其中有多名华人。

有消息指出,日前在墨尔本CBD活跃的亚裔大妈乞讨团队,也遭到了警方的盘查。

西澳珀斯,两位华人妇女因为非法卖淫被逮捕,其中一人签证被吊销,另一人没有有效签证,两人均被羁押在非法移民中心等待遣返。

除此之外,还有大批在农场工作的非法劳工正在面临审核。。

每一年,澳洲都会进行一次或者多次大规模的,对黑民的抓捕,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减少境内黑民的数量,另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防止雇主利用黑民的身份,对他们进行剥削。

这次检查中,新州和维州多个著名的华人区都在搜查之列,其中华人区Auburn和Burwood的工地全部被抄!

另外,移民局和澳洲警察还在火车上随机检查签证!

与此同时,连路上看到的工作车也被警察和移民局拦下!

黑民已存在很长时间

6.4万黑名藏在澳洲,6500名中国人

根据澳洲2011年出台的法案“Migration Amendment (Employer Sanctions) Act 2007”,目前澳洲可能有50,000到100,000人涉嫌签证类违法。在这些滞留澳洲的人中,有近2/3已经滞留2年以上!

在这6.4万名非法滞留人口中,共有9440名马来西亚人,6500名中国人,再其次是印度尼西亚、印度、韩国、菲律宾、越南以及泰国。

澳洲移民局表示,非法滞留人口的数量比5年前增加了6个百分点,这些滞留人口中有70%持有过期的游客签证,有15%曾持有学生签证。

根据《澳洲人报》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1月到2014年1月期间,共有8521个合法签证持有人在澳大利亚机场被取消签证,相当于平均每天有将近5个人的签证被取消!

与此同时,在截止去年六月份的一年时间中,澳洲移民局更是取消了将近1.1万个学生签证。

按澳洲正常法律程序,如果一个人的签证在澳大利亚境内被取消,签证持有人必定有上诉的权利。

但如果签证是在澳大利亚机场入境时被移民局取消,对不起,签证持有人不具有上诉的权利,于是签证持有人或是被立即遣送,或是送交Villawood黑民拘留中心关押,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

Villawood羁留中心

Villawood羁留中心的入口

外部的栅栏,两名越狱者就是翻过这么高的栅栏逃离的。

内部的围栏

围栏上都安装了安全警报。

羁留中心内部的卧室

分为上下铺,床上铺着白色的床单。

羁留中心的屋顶也安装着带刺保护装置。

通过这扇带锁的大门可以通往室外区域

羁留中心内的篮球场。

户外休息区也被栅栏和锁层层包围。

健身区域。

传说中,澳洲是蓝领的天堂,只要努力工作,在这里不说发财,至少能赚到远超国内的工资。

这一点吸引了不少人以各种途径进入澳洲,有的通过旅游签入境然后直接黑在这里,还有偷渡,其他签证过期没有离境的。

男女比例方面,女人要远远多过男人。

而男性黑民只能干三种工作,并且只局限于这三种:

第一种,去偏远的农场,当然也是给华人或者是是亚洲人打工,因为澳洲人工太贵,所以"精明"的亚洲人就喜欢雇佣一些黑工,当然他们一旦被查处,承担的罚款也往往是天价。所以普通的"不算精明"的农场主是断然不会雇佣黑工的;

第二种,在市里做工,东家一定要是亚洲人,虽然欧洲人包括英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生意人也很多,可是他们都不会雇佣黑工;用一个黑工,一小时省下$5,一次被查处,罚款就是$50000,这帐目他们会算,“贪小便宜吃大亏”的道理在西方人心里根深蒂固。在给亚洲人打工的过程中,黑工在餐馆(往往是小餐馆)里面做工的人数占了90%以上,举例来说,10个黑工,有9个是在餐馆里做的,剩下一个有可能在亚洲人的超市里面干;

第三种,把24小时开门纳客的赌场当作根据地的黑工。往往是,晚上在中餐馆收工发了工资,在赌场里就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老张来澳洲快30多年了(推算应该在1990左右出来的),是个黑民,也就是没有身份的人,他以前曾经是国内一家公司的白领,家里有一个女儿。因为一次出差,留在了澳洲。

老张黑在澳洲后干不了别的,因为没有身份,但是他不愿意去农场,因为他从小就是农村里长大的,种够地了。所以就千方百计托人,找关系,进了一家中餐馆。很多人说洗碗的,干建筑的,扫马路的,打扫厕所的是最最低等的工作,最下层的人。而黑民其实是最底层的人,就连去银行开帐户都开不了。

在中餐馆里从洗碗开始,一直干到大厨。洗碗的学生$8/小时,而老张只有$5/一小时。还不能抱怨,因为人家老板肯冒着巨大的风险收留你了,你感谢人家还来不及呢,更谈不上投诉了,投诉的结果就是你失业,你的老板被罚款,不是双赢,而是两败俱伤。

老张曾经一天切了200公斤牛肉。要知道,在一个餐馆里,切200公斤的牛肉会把人的手切软。这种被赤裸裸剥削的事情在黑民身上是屡见不鲜的,包括那些性工作者们,和在农场里打工的那些黑工们,都是被老板层层剥削。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夹缝中生存,在美丽又陌生的第二故乡奋斗着。亲戚曾经告诉我,老张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往家寄钱,扶持着自己的家庭,包括女儿。

一名非法务工人员说道:

“我并不是想要在澳大利亚生活,我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为了挣钱,养活家里人。因此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最终都会选择回国。基本上,我们来澳大利亚的目的都是为了挣钱养家。”

另一名女性非法务工人员说道:

“我是一名寡妇。因此我必须负担孩子们的学费和生活支出。这是我为什么来澳大利亚的原因,就是为了有钱抚养我的小孩。”

黑民的心酸苦楚远比想象中的更多,有病不敢治,有钱不敢花,不敢堂堂正正的走在阳光下,看到警察浑身颤抖,每次听到打击黑民的行动,都会陷入恐慌状态…

这样的生活他们无法避免,逢年过节也只能在冰冷的房间中一个人度过…或许黑民可以赚到一些钱,但这种生活真的必要吗,想要在澳洲工作,还是通过正规途径,走邪门歪道最终受害的还是自己!

广告

广告